勒热夫防御战,德军在逆境中打的一个漂亮仗

 时间:2019-05-08 02:55:14来源:东方头条

作者:greatwarii

在开始正文前,先谈谈苏德两军指挥员的不同。这大概可以看出,为什么每一场战役,即便是胜利的战役,苏军伤亡数远高于德军。(罗马尼亚战役除外。有兴趣朋友可看一下本人以前的拙作)

卫国战争中苏军的死亡数就超过1500万。整个苏联是3000万。每一个家庭都有失去的亲人。苏联的分崩离析,和他的俄罗斯族在各加盟共和国不占优,不无关系。而克里米亚能收回,原因是它本来是俄罗斯的地盘,俄罗斯族占优有关。

德军的指挥官,特别是国防军,大部份是普鲁士军人世家出身,受过良好教育,他们也都抱着为德国服务的理念。在作战中,他们有一个”委托指挥“的好传统。各级指挥官,都能了解本军的战役目标和友军的需求。而具体作战,上级是放手让下级发挥主观能动性,以取得最大战果。一个例子是:在发动法国战役时,隆德施泰得是集团军群司令。他在指挥官会上,很清晰的讲明各军战役目标和时间后,就放手让军长们计划本军的战斗。当曼施坦因去找他时,发现老将军不好意思的把一本书合起来。曼施坦因瞥了一眼。那是本侦探小说。

组织良好的参谋部,战斗技术高超的士兵,德意志军人的荣誉,又造就了他们顽强的斗志和牺牲精神。这些,直到1944年,还是德军的主流。这也是为什么德军的死亡只有680万的主因。

苏军是在十月革命后建立。他的指挥官是贫苦的工农子弟。(除沙波什尼科夫元帅是原沙皇上校)。朱可夫就是皮匠。共产党的集中统一原则,完全贯撤到军队。斯大林的“肃反“,又加强和恶化这种盲从。只听上级的,只听斯大林的,没有自己的主动性。而俄国原来是农奴社会,依附的观念很深。使苏军从下到上,有严格纪律,但这种”服从“,加剧了苏军指挥官对生命的漠视和犯罪式的浪费。每一场战役,都把战役目标看为一切,而战士的牺牲,从不计算。直到1944年,苏联的人力资源接近枯拮,才有所改变。这时斯大林才放手让他十个方面军司令员,自主指挥战斗。

但是,苏联人的鲜血,几乎已流尽。

下面,就简述一下,在莫斯科战役后,德军在勒热夫突出部和哈尔科夫,打的两场漂亮的防御战和防守反击战。应该说,希特勒用对了人,用对了战略。

1941年,苏军打赢了莫斯科保卫战,并于同年12月5号,立即发起了对德军的全面反攻。

在莫斯可正面,苏军取得了胜利,但只是把德军逐回“台风战役的出发点。

面对苏军的声势宏大的反攻,德军在希特勒的严令下,死守阵地,没有崩溃,没有重蹈拿破伦的复辙。

而斯大林把这局部的胜利,看成是苏军全面超越德军的像征,于是在1942年一月,不顾朱可夫等的反对,命令苏军从北方到黑海,发起全面反攻。这两场惨败,就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

火星战役

勒热夫突出部,是在德军中央集团军地域,向东莫斯科方向的突出部。从这里,德军可以直接攻击莫斯科。但在德军全线收缩的态势下,它是鸡肋,空耗德军十几个师。

1942年,11月25日火星战役开始。苏军以朱可夫大将为指挥,参战部队两个方面军,总兵力190万,火炮24000门,坦克3300辆,战机1100架。

勒热夫突出部守军是德第九集团军,莫德尔上将为司令。第九集团军当时只有6万人,但是有构筑良好的工事。莫德尔上任后,陆续到达的增援部队包括3个装甲师,党卫军“帝国”摩步师,3个步兵师及几个保安团。德国空军奉命调来5个高炮营,全部装备88毫米重炮。这里装甲部队是德军精锐,并且是得到补充的部队。而88毫米重炮是打坦克利器。

说一下莫德尔。他出身平民,从下层干起。没上层人脉。这是一个敢于向希特勒说不,敢于打破常规的防守大师。他也受德军下层官兵爱戴,而自己是身先士卒,对部下要求严格。他又是狂热的纳粹分子。在撤出勒热夫突出部时,带走百姓,杀死牲畜,烧毁粮食,在水井里下毒,刻毒之极。1945年,战败于德国,把军团就地解散,他自己自杀身亡。

举个他的事迹吧。

希特勒想把他的下属的第47装甲军调走,协助第4装甲集团军歼灭突破进来的苏军。莫德尔得知消息,立刻飞到位于东普鲁士的“狼穴”,希望当面劝说希特勒回心转意。会见中,莫德尔以一个参谋军官特有的严谨缜密陈述事实,说明第9集团军必须集中兵力稳固北面防线,而不是分散兵力向南北两个方向进攻。希特勒不为所动。

莫德尔异常恼怒,两眼盯视希特勒,粗鲁地问道:“我的元首,是谁指挥第9集团军,你还是我?”这一公开顶撞震惊了希特勒,他试图打断对方的陈述,直接下达一个命令给第47装甲军。莫德尔梗着脖子回答:“我不会执行这个命令。”希特勒又惊又怒,过了一阵子才无可奈何地说:“好吧,莫德尔,你自己看着办,不过一切后果自负。”

事后希特勒望着莫德尔离去的背影,对身边的副官说:“你看见那人的眼神了吗?我很信任他,但我不会愿意在他手下工作。”

当天晚上,希特勒与希姆莱共进晚餐。谈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希特勒感慨道:“将军必须冷酷无情,象獒一样固执凶狠。我不信任那些夸夸其谈的将军,我希望看到他们的理论如何贯彻于实践。如果一个将军胜任的话,他就应该得到与身份相符的指挥权限。”

布衣出身的希特勒对德军将领普遍的普鲁士贵族气质有发自内心的反感,莫德尔的粗豪脾气反而很对他的胃口。

这就是莫德尔的风格。

回到火星。莫德尔在火星战役中,反装甲战的集中原则,把坦克分到步兵的防守据点,加强他们的火力和短途反击力。而很多这样的据点,就像刺猬,把突进来的苏军,杀伤流血。然后出动机动后备,包围歼灭。

11月25日,“火星”作战正式打响。

勒热夫突出部北侧,苏军第39集团军发动进攻,突入德军防线10公里以后便停滞不前。

勒热夫突出部东侧,苏军的第20、31集团军总共20万官兵,在500辆坦克的支持下发动正面强攻,在他们面前,德军第27军4万官兵严阵以待。经过3天激战,苏军第31集团军无法撼动德军第102步兵师扼守的防线。苏军第20集团军的第一攻击波突破了德军前沿防线,由第6坦克军和第2近卫骑兵军组成的第二攻击波立刻向纵深挺进,切断德军的生命线——勒热夫-维亚兹玛铁路。突破苏军一路遇到星罗棋布的德军据点,遭受来自四面八方的火力阻截,暴露在雪原上的骑兵部队伤亡惨重。德军第5装甲师和第78步兵师沿勒热夫-维亚兹玛铁路南北对进,发动凌厉反击,切断突破苏军的后路。29日晚,突破苏军不得不放弃原计划,转头向东突围,经过苦战返回苏军防线。激战5天以后,苏军第20集团军伤亡3万余人,损失200辆坦克,无力再战。

勒热夫突出部西侧,苏军的第41集团军在重镇别尔伊南面成功突破德军防线,索罗马津的第1机械化军冲开一个宽达20公里的缺口,突入德军防线40公里。第22集团军在别尔伊以北的卢切萨河谷也突破德军防线,卡图科夫的第3机械化军冲开一个宽8公里,深15公里的缺口。面对苏军的强大攻势,德军防线弹性十足,不断向后弯曲,却不破裂。驻守别尔伊的德军第246步兵师虽然身陷重围,却依托坚固工事沉着应战,吸引了苏军大量预备兵力。突破进来的苏军第1、3机械化军遭到德军第1装甲师和大德意志摩步师的顽强抵抗,举步维艰。

12月7日,德军反击突破最深的苏军第41集团军。第1装甲师和大德意志摩步师一个团从北面,第19、20装甲师从南面,向苏军据守的突出部两侧发动钳形攻势。3天以后,德军南北两路会师, 4万苏军被包围。索罗马津奉命就地死守,等待救援。

仗打到这里,苏军已经没有优势。但朱可夫开始鲁莽行动了。

12月11日,苏军第5、6坦克军2万官兵和350辆坦克,在宽仅4公里的正面猛攻德军的坚固防线。上午10点,第243、247步兵师率先发起人浪冲锋,立刻遭遇敌军凶猛的火力。残酷的战斗进行了一天,整个突破面陷入瘫痪。第5坦克军的装甲集群投入战斗,硬冲德军防线,但是遭到敌军坦克的凶猛反击,被迫后撤。关键的高地几度易手,战场上到处都是燃烧的坦克和被毁的大炮。”苏军前仆后继的波次冲锋如同海浪冲击礁石,在德军坚固防线和精准炮火前撞得粉碎。经三天激战,苏军损失坦克300辆,官兵伤亡数万,完全失去了进攻能力。

16日凌晨,别尔伊以南的被围苏军在索罗马津的带领下丢弃所有重武器向西突围,付出惨重代价以后返回苏军战线。至此“火星”作战以惨败告终。

苏军阵亡和被俘26万余人,伤残50万人,损失坦克1847辆(超过了斯大林格勒战役苏军参战坦克的总和),大炮1100门。德军的伤亡在4万人左右。苏军残败。但我在《回忆与思考》里找不到任何记录。

德军第9集团军12月15日的战报,算是对朱可夫“火星”作战的盖棺定论:

----敌军统帅虽然在战役策划和最初实施阶段展示了不俗的技巧和适应性,但随着攻势的进程再次表现出一系列痼疾。敌军统帅虽然有所长进,但他显然还是不能抓住有利局面扩大战果。历史反复重演,敌军虽然开局雄心勃勃,进展顺利,一旦遭遇不测和伤亡以后,立刻失去理智,疯狂而徒劳地冲击坚固防线。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现象多次出现。在逆境中俄国人往往丧失逻辑思维能力,决策完全靠本能。俄国人本质上迷信蛮力,崇尚压路机式的战术,盲目遵循战前部署,不会随机应变。----

这段写的太好了。没有一个字要补充的。

朱可夫在洛泽高地,又犯一次同类错误。

没有常胜将军。任何人都一样。关键是接受教训。表面的气势如虹,是没用的。要的是正确的战术和实力。